飞机降落机场,已是午夜。十几个小时飞行,梁振衣拎着简单的行李,直赴旅店。   「唉呀!」胡大叔见梁振衣竟来了,兴奋地哈哈大笑迎上来。「怎么回事?」他笑道。「怕我没照顾好你的小女友,亲自来检查?」   梁振衣眼角微扬。「她好吗?」没心情叙旧,只急着问起霞飞。   「好得很!」胡大叔找来房间钥匙,拿给梁振衣。「大概累惨了,一天没下楼,也没叫饭吃,我猜她睡迷糊了,不敢吵她。」胡大叔撞了梁振衣的手肘一下。「喂,你们是不是吵架啊?昨天我去接她时,她眼睛肿得核桃般大!」他夸张地描述霞飞有多狼狈。   梁振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15
  • 来源:夜夜春精品视频高清

  飞机降落机场,已是午夜。十几个小时飞行,梁振衣拎着简单的行李,直赴旅店。

  「唉呀!」胡大叔见梁振衣竟来了,兴奋地哈哈大笑迎上来。「怎么回事?」他笑道。「怕我没照顾好你的小女友,亲自来检查?」

  梁振衣眼角微扬。「她好吗?」没心情叙旧,只急着问起霞飞。

  「好得很!」胡大叔找来房间钥匙,拿给梁振衣。「大概累惨了,一天没下楼,也没叫饭吃,我猜她睡迷糊了,不敢吵她。」胡大叔撞了梁振衣的手肘一下。「喂,你们是不是吵架啊?昨天我去接她时,她眼睛肿得核桃般大!」他夸张地描述霞飞有多狼狈。

  梁振衣懒得解释,看见柜抬上一盆代售的玫瑰花。多看了一眼,胡大叔立即将整把花都抓来塞给他。

  「买把花给女友陪罪吧!」他笑呵呵拱梁振衣上楼。「去去去,快去看你的小女友!」

  风尘仆仆赶来,终于要见面了,梁振衣却心情忐忑,犹豫地站在门外,沉默了半晌,才鼓起勇气敲门——没有回应,他拿钥匙开门进去。

  房间有淡淡的皂香,暖炉轰轰响着。甲砒透进窗帘闪动的月光,梁振衣心中一悸,终于见著了思念的人。她蜷缩床上,微卷的黑发散乱在白色床铺上。

  地睡得很熟,梁振衣将玫瑰轻轻搁在几上,行李放置在一旁。

  他脱下外套,小心绕过床铺,面对她熟睡的半边脸,坐落床铺。

  这是第二次,这样望着霞飞睡脸。

猜你喜欢

方才乍见故人,欣喜若狂。现下冷静了,凝烟便细细掂量他的话

方才乍见故人,欣喜若狂。现下冷静了,凝烟便细细掂量他的话。确实,一开始圣主派了士兵追缉她,后来渐渐不再有圣主的人追来,直到现在,遇见邵赐方。「那么?我应该交出还魂丹吗?」分开久

2020-04-03

腾空疾风雨,喷云豁心胸。俯注潭千尺,深藏或有龙

腾空疾风雨,喷云豁心胸。俯注潭千尺,深藏或有龙。他收扇,扇柄插入腰后。这里藏的不是龙,而是他的神医朋友。孙无极隐入瀑布,再以轻功踏岩而上,转瞬间来到瀑布顶端,穿过桃花林,来到鸟

2020-04-03

欢爱仿佛永无止尽,光阴却在眼角眉梢间流逝。

欢爱仿佛永无止尽,光阴却在眼角眉梢间流逝。此际爱君坐在洞穴前,深情注视展云飞。他身形矫健在林间穿梭,大手拉着蔓藤从一端,绕至另一端。忽地他回头对爱君微笑。“爱君,爱君,你一定喜

2020-04-03

待人离开后,“石中火”清俊的脸陡然阴暗冷酷,彤爱君抿着唇不语

待人离开后,“石中火”清俊的脸陡然阴暗冷酷,彤爱君抿着唇不语。短暂沉默后,他斜着脸,只说:“看来,你和展云飞处得不坏。”他冷声嘲讽。“我从不知,阁下,是这么热情的女人,热情到忘

2020-04-03